收藏本站
《吉林大学》 2017年
收藏 | 手机打开
二维码
手机客户端打开本文

1912—1931年黑龙江省禁烟的历史考察

刘丽丽  
【摘要】:烟毒泛滥给近代中国带来的危害有目共睹,其影响的广泛性、复杂性、长期性及深远性,远远超过烟毒问题本身,涉及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生活等各个方面,成为最为严重的社会问题之一。本文以1912—1931年黑龙江省禁烟问题为研究对象,考察禁烟法规的制定、实施,禁烟机构的设置、功能与资源配备,梳理禁烟活动的发展脉络,分析1912—1931年黑龙江省烟政得失,探究历届政府禁弛的多重动因,分析民间力量与政府禁烟活动的契合程度,管窥这一时期民间组织与政府的关系,试图以禁烟问题为切入点,透视黑龙江省历届政府的社会控制和执政能力及其对所统治区域的影响,本文主体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主要阐述鸦片的传入及恶性蔓延对中国社会造成的种种危害,考察道光年间到光绪末年清政府整体的禁烟政策,及黑龙江省鸦片泛滥情况,分析黑龙江省禁烟的紧迫性和艰巨性。黑龙江省地处边疆,与俄毗邻,战略位置至关重要,鸦片泛滥不仅导致边民体质深受其害,而且极大腐蚀边军战斗力,一旦边疆战事迭起,其政治后果可谓悚目惊心。因此,无论是清王朝中央政府,还是黑龙江省地方政府都有坚定的禁烟态度,严厉的政策措施。1911年,黑龙江和奉天、吉林、山西、四川并称为全国禁烟成效较为显著的五省,并成为首批禁止“印药”运入的省份,黑龙江省禁烟取得阶段性胜利,为民国时期的禁烟运动奠定了坚实基础。第二部分主要考察民国初期黑龙江省的禁烟情况。民国建立后,无论是南京临时政府,还是北京政府都继续厉行禁烟,把禁烟视为当务之急,采取积极措施,颁布相关禁令,力求根治鸦片问题。与清末禁烟相比,民初的禁烟程序更为规范,监督机制更为完善,中央政府对财务收支的管理更为科学。在禁烟过程中,凡涉及与俄交涉时,民国政府的应对也更为积极。清末民初黑龙江省烟政的差异归根结底在于两种不同的国家体制,辛亥革命后建立的南京临时政府实行的是资产阶级民主共和制度,虽然袁世凯窃国后处于北洋军阀统治时期,甚至后来出现了袁世凯复辟帝制,但是毕竟没有倒退到封建专制的地步,相对于朕即国家的封建君主专制制度,还是具有一定的先进性,而这种先进性必然会影响到其对国家事务管理的有效性。另外,民初政府在禁烟方面的种种努力,也是辛亥革命后突破性改革的一个缩影,是资产阶级先进分子为推动社会近代化改革与发展所进行的探索性实践,取得了显著成绩。第三部分主要考察奉系统治时期黑龙江省的禁烟情况。北京政府时期,军阀混战,禁烟已是政治上的装饰品,各地军阀为筹措军饷竞相放纵鸦片种植,但以张作霖为首的奉系军阀在其统治初期并未像其他军阀那样,以立开烟禁作为军费饷源,而是采取严禁鸦片的政策,虽未做到根株禁绝,也基本维持了清末民初的禁烟成果。但奉系禁烟政策并非一以贯之,奉系军阀对鸦片问题的应对是由其经济实力、财政状况决定的,当经济实力增强时,厉行禁烟,实施对社会越轨行为的治理。当因争夺北京政权扩军备战,庞大军费开支使奉系军阀财政枯竭,虽千方百计征敛仍不能应付时,张作霖也走上了其他军阀的敛财之路,从1927年起,开放烟禁。奉系禁烟由“严禁”到“弛禁”,经历了由“盛”而“衰”的转变历程,归根结底是由军阀本质决定的,军阀必须用武力捍卫自己的割据地位,当这种割据地位受到威胁和挑战之时,社会建设、社会治理必然让位于军事斗争,也就注定了军阀时代禁烟的曲折复杂性和不彻底性。第四部分主要考察张学良主政东北时期黑龙江省的禁烟情况。奉系开放烟禁后导致鸦片再次流毒,不但没有解决财政亏空而且导致一系列社会问题,造成社会失序。张学良主政后,面对内忧外患,决心励精图治,挽救东北危局,一改奉系的弛禁方针而厉行禁烟。不仅严格禁止吸食鸦片,对烟犯进行惩戒,而且还注重对烟犯的善后管理。由于张学良主政后禁烟机构和法令规章日趋完善,东北当局通过权力、教育、思想网络把禁烟理念和政策传达给民众,和民间禁烟团体形成良好互动,调动社会资源服务于烟患的治理工作,效果显著。但好景不长,所有的禁烟努力都因“九一八”事变日本入侵而被迫中断。第五部分,对1912—1931年黑龙江省烟政进行定性分析和综合考量。其一,这一时期黑龙江省禁烟经历了严禁—弛禁—严禁的发展历程,各届政府出于不同的利益诉求对鸦片问题采取了不同的应对。总体而言,这一时期的禁烟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效,虽然在此过程中出现曲折和反复,但也基本维持了清末民初的禁烟成果,在关内各派军阀“种烟筹金”、“藉烟生利”的大背景下,黑龙江省禁烟能取得如此成绩已属难能可贵。其二,民族主义贯穿于黑龙江省烟政始终。在近代中国禁烟运动中,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无论是中央政府,还是地方政府,都不约而同、一以贯之地将民族主义理念注入到禁烟的动员宣传中,民族主义在形塑禁烟话语以及促进政府开展禁烟运动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对于黑龙江省禁烟而言,无论是民初,还是张氏父子主政时期自然也不例外,主政者深知民族主义所促成的霸权性禁烟话语将会给他们的政治组织、政治集团提供必要的合法性,使其承担很小的风险却能因此获得社会声望,提高权威和公信力,所以,黑龙江省历次禁烟运动没有一次是以单纯解决鸦片泛滥为唯一目标,相反,都成为主政者用以维护或巩固自身统治地位所做努力的内在组成部分。其三,民间力量在黑龙江省禁烟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以哈尔滨拒毒会为代表的黑龙江省民间禁烟力量虽然形成时间晚,但发展迅速,在中华国民拒毒会的影响下成立,随即遍及城乡,充分运用报刊、演讲、教材、电影演示等手段,宣传毒品之危害和禁毒之必要,其宣传范围之广、影响之大前所未有,弥补了政府禁烟之不足,为政府禁烟营造了良好的舆论环境,推动了禁烟运动的深入开展。其四,黑龙江省烟政的局限性体现在:俄、日两国强行向中国输入鸦片,成为黑龙江省禁烟难以逾越的障碍;政府查禁政策的摇摆不定,经济困顿下的利益驱动制约了禁烟政策的贯彻执行;从社会的角度来看,中国人追求享乐的风尚刺激了烟毒泛滥,鸦片又被百姓视为包治百病的“良药”,而且吸食烟毒与文化理念、医疗水平和民众心理特征密切相关,这些社会文化因素短期内不会得到改观,势必对政府的禁烟法令产生或明或暗但却有力的抵制,使得政府禁烟效果大打折扣。鸦片烟祸与近代中国的政治、经济、军事和外交等密切相关,反映和折射出诸多社会问题,是认识近代中国社会的一把钥匙,研究禁烟问题,有助于我们从一个侧面透视近代中国社会真实发展历程。以黑龙江省为个案,挖掘出近代黑龙江禁烟斗争成败得失背后的诸多因素,对于认识这一时期黑龙江历史、东北史均有裨益。当代毒品问题无疑也是严峻的社会问题之一,不可避免地表现出一些新的时代特征,但也残留了近代的印记,尤其是毒品问题赖以存在的社会因素远未消除,因此,只有全面增强国家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等综合实力,坚定禁毒立场,建立廉洁高效的执法队伍,广泛动员群众,才能将烟毒永远阻隔在我们的生活之外,构建一个和谐安宁的社会环境。
【学位授予单位】:吉林大学
【学位级别】:博士
【学位授予年份】:2017
【分类号】:K26

中国知网广告投放
 快捷付款方式  订购知网充值卡  订购热线  帮助中心
  • 400-819-9993
  • 010-62791813
  • 010-62985026